王琼建保险网

新华保险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偿二代”来了 中国保险业进入深耕细作阶段

“偿二代”来了 中国保险业进入深耕细作阶段

2020-02-02 11:35:47 分类:保险知识    

  中国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的推出不亚于保险业的一场“革命”,从2013年立项,2014年的全部标准建立,并进行多轮压力测试,到2015年进入试运行过渡期,短短三年,中国的保险业监管走在了全世界的最前端。评级机构穆迪公司认为,偿二代可媲美全球“最佳” 监管制度,与此类似的欧盟偿付能力II标准花了十几年才建立。

  与旧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只做定量监管相比,偿二代在将定量资本要求细化为保险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的前提下,增加了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流动性风险的定性监管要求,并要求加强信披引入市场约束机制。

  保监会有关人士称,偿二代风险导向的监管架构,将倒逼我国保险业产品结构调整升级、资产配置优化、风险管理能力提升,目前保险行业正在努力学习偿二代制度内涵,在试运行过程中发现问题也会及时改善,一些老的不适应偿二代的制度亦将改革。

  倒逼保险公司转型升级

  富德生命人寿总精算师田鸿榛认为,偿二代将在三方面对保险机构产生影响,一是资产方面,险企将调整资产配置,固定收益投资占比提升,权益类投资降低。二是产品和业务结构变化。三是险企资产负债需要联动,久期匹配,考虑资本成本后的真实收益。

  过去,我国保险业在规模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下,大量寿险公司为冲规模,大力发展高现金短期趸交等万能险产品,同时为增加销售,不断提升对销售员及银保合作的费用率,提升产品成本,从而衍生出其他一系列问题,如投资激进,期限错配等。在产险里面存在同样的问题,大量车险为争市场份额大打价格战、佣金战,从而出现全行业接近亏损的情况。以风险导向为核心的偿二代通过对不同资产负债的精细化的最低资本要求,将逐渐改善目前这一状况。

  此外,过去不纳入偿付能力考量范围的如公司操作风险、风险管控能力等,在偿二代规则下都将得到科学体现,这些环节存在的问题,是去年好几个险企出现偿付能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对于偿二代对险企的影响,富德生命人寿总精算师田鸿榛对证券时报记者称,偿二代将在三方面对保险机构产生影响,一是资产方面,险企将调整资产配置,固定收益投资占比提升,权益类投资降低。二是产品和业务结构变化,比如说高现金价值产品,因为资本占用高会降低占比,而长期期缴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开发和销售力度会加大。三是险企资产负债需要联动,久期匹配,考虑资本成本后的真实收益。

  负责亚太保险行业评级的穆迪公司副总裁严溢敏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对于寿险公司而言,新的资本金要求将引导寿险行业的产品组合向长期产品倾斜。对于财险公司而言,车险综合成本越高,附加资本金要求越高,有望增强该行业的承保纪律;非车险业务线的资本金要求相较于车险更高,将促使其在选择承保风险时更为审慎以确保资金使用效率。

  而从销售渠道来说,严溢敏表示,保险机构在偿二代下会更倾向于网销或者与大型企业合作发展团险业务。

  偿二代规则下,权益类投资及基金投资的资本消耗将大幅提升,不动产投资的资本金消耗基本不变。偿二代还规定,保险公司以物权方式和通过子公司等方式持有的以公允价值计量的投资性房地产的公允价值增值和自用房地产中曾以公允价值计量的房地产的累计评估增值,在扣除评估增值的所得税影响后,可以成为险企的附属一级资本。

  近年来,国内险企在海内外大量投资酒店、房地产等。严溢敏认为,拟实行的监管规则可能会鼓励保险公司继续采用其近年来的做法,将更多资产配置到房地产,原因是对房地产的拟实行风险要求 (按账面价值或市值的百分比) 与现行制度基本相同。同时,由于房地产投资仅占保险业投资组合的5%~10%,严溢敏认为资产风险的上升程度较小且可控。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偿付能力II对欧洲保险机构的影响是,产品方面发展风险保障型寿险产品(非储蓄型),减少长期担保,更倾向于低风险财险业务(健康险、意外险),拓展业务类型;投资方面减少权益类投资,改善久期匹配,增加主权债券,提高流动性较低的资产,投资于投资模型。因为都是风险导向型监管类型,类似的变化可能在中国险企发生。

  保监会有关人士称,偿二代肯定将倒逼我国保险公司转型升级,由过去的粗放式发展走向精细化发展。

  对此,田鸿榛表示,偿二代对保险公司的产品结构的调整不是一日之功,是一个长期导向,监管层也是希望行业公司在过渡期内做好准备,适应偿二代监管标准,估计明年开始会有改善迹象,后年出效果。

  中小险企的挑战与机遇

  穆迪公司副总裁严溢敏认为,偿二代某些资本规则利好大型的保险公司,小型的保险公司将面临更大的资本压力。

  事实上,在2014年,偿二代的技术标准就已经建立,并对险企进行了压力测试。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示,经过测试,偿二代更加科学地计量风险,减少了偿一代过于粗放带来的资本冗余,产险行业可释放约500亿元的资本溢额,寿险行业可释放约5000亿元的资本溢额,更加客观地反映出我国保险市场作为新兴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也有利于提高行业资本使用效率。

  陈文辉称,偿二代标准下,全行业的整体充足率与偿一代基本一致,总体平稳;各家公司因为风险状况不同出现了分化,充足率有升有降,大约1/3公司的充足率上升,2/3公司的充足率下降,说明偿二代比偿一代能更准确地识别各家公司风险的差异。

  这2/3充足率下降的公司,主要是产品投资激进的中小型保险公司。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保险学系主任王绪瑾认为,在偿二代监管体系下,大型保险公司的经营不会有太大变化,小型保险公司面临更大的调整,有些“强者更强”的意味。

  王绪瑾称,风险导向下的偿二代监管体系,更有利于保险公司的稳健经营。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的保险公司,首先需要补充资本金,控制成本,同时提高投资盈利能力,这样才能走出困境,因为承保很多时候是不盈利的。

  严溢敏也认为,偿二代某些资本规则利好大型的保险公司,小型的保险公司将面临更大的资本压力。新的体系亦要求对股票等高风险投资需要更高的资本金,这将对规模较小、品牌知名度不高、保险经纪人团队不大的寿险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穆迪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保险业有2310亿元的次级债余额,其中有1450亿元将于2015-2017年可赎回,120亿元于2016-2018年到期。届时,大量的保险公司会有融资需求。去年11月,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资本补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大大拓宽了险企融资渠道,新增了债务性资本工具、 非传统再保险、优先股、以及保单责任证券化产品五大新兴融资工具。

  对于测试中出现偿付能力下滑的保险公司,解决问题最快的方式依然还是补充资本金。偿二代将资本金分为核心资本和附属资本,核心资本分为一级、二级,附属资本同样分为一级、二级,并对不同资本类型占比进行规定,意味着给了险企更多地选择方式。

  严溢敏认为,根据偿二代资本类别定义,优先股可归类为核心二级资本。国内保险公司可能选择发行优先股,来取代现有一部分将在未来几年到期或不再符合偿付资本条件的次级债。田鸿榛则认为,中小保险公司对新融资工具可能不太适应,发行几个亿的优先股融资成本很高,性价比较低,可能更多保险公司还是会选择比较传统的增资扩股、发行次级债等方式,因为比较适应。

  虽然中小型保险公司在偿二代下面临着较大挑战,但田鸿榛说,如果中小型保险公司能够在产品调整、资产配置、资本补充三方面做好,还是有机会发展壮大。

  此外,陈文辉在近日的偿二代动员部署会上讲到,保监会将每年评估保险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能力强、得分高的公司,资本要求最高可降低10%,反之最高可增加40%。

  保监会财会部有关人士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偿二代对保险公司风险管理设有激励和惩罚机制,直接跟资本挂钩,对风险管理能力提升的中小保险公司是机会,而风险管理能力弱、评级得分低的公司则面临更大压力。

  夯实迈向保险强国基础

  日前,我国偿二代规则正式进入试运行,过渡期内偿一代、偿二代规则并行,过渡期内偿二代的监管标准除不作为保监会采取监管措施以外,其他方面与正式实施没有区别。

  去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我国要努力由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转变,保险成为政府、企业、居民风险管理和财富管理的基本手段,保险深度(保费收入/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保险密度(保费收入/总人口)达到3500元/人,保险的社会“稳定器”和经济“助推器”作用得到有效发挥。

  去年底,我国保险业资产规模突破10万亿大关,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保费收入为2万亿元,国内生产总值为63.65万亿元,保险深度为3.14%,仍具有巨大发展潜力。

  根据保监会工作部署,2015年要稳步推进车险、万能险、分红险等费率改革。万能险今年初已经发布,放开了2.5%的利率限制,而今年底要全面实现人身险费率市场化,意味着分红险也快了。

  偿二代的改革同样是巨大红利。在近日召开的偿二代专题动员部署会上,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说:“2011年我到保监会以来,切身感受保险业的风险特征要比银行复杂得多,但我国保险业的资本监管理念和技术工具相对落后,如果不做改革,很难支持我国从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转变。”

  保监会财会部有关人士称,偿二代的规则标准都是自行研发,技术在国际上先进,同时结合新兴市场特点,填补了很多国际监管规则的空白,在国际上影响挺大。

  劳合社保险(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璁认为,2015年是中国保险业开启重大变革的一年。在中国保险市场发展步伐不断加快的背景下,一个更加成熟和审慎的监管体系登上历史舞台,对于提升资本和风险管理水平、推进保险业市场化改革、提升中国保险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有着深远意义。

  日前,我国偿二代规则正式进入试运行,过渡期内偿一代、偿二代规则并行,过渡期内偿二代的监管标准除不作为保监会采取监管措施以外,其他方面与正式实施没有区别。保监会财会部有关人士称,保监会则正在对偿二代新制度体系的流程进行梳理、改造。在偿二代规则体系下,一些老的、不配套的规整制度要废止或者改变。

  在保监会“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思路下,偿二代如果能够很好地管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风险,那么就为前端的进一步改革创造了空间。“这应该是改革的方向,但前端怎么放,放的步骤、节奏,保监会将视具体情况而定。”保监会财会部有关人士称。

相关资讯